7旬爷爷悬崖“淘金”半个月,只够给重症孙子买1粒药:尽力了

创业指导 阅读(719)

  1565313679934512232.jpg

  8月8日,四川宜宾农村,73岁的何春元背着背篓,踩着胶鞋上山采药,当地药材普遍卖价低廉,除了一种叫米丧藤的药材,贴着悬崖生长,2年才长一根,虽然每斤才卖2元,但相比其他药材已经很值钱了。何春元踩着晃悠悠的岩石,费力拽着藤蔓,背回家后切断、晾干,赶集时拿去集市上卖,半个月加起来能卖150元左右,顶多能给患有血癌的孙子买1粒药(抗排异药芦可替尼8000元一盒60粒)。何春元尽力了,这是他能力的极限。

  1565313679928439382.jpg

  何春元的孙子叫何其兴,19岁,老家在四川宜宾农村,他生病前,父母常年带着他在浙江打工,家里只剩下年迈的爷爷。自从老伴去世后,爷爷何春元无牵无挂,唯独舍不得长孙何其兴,平时有好吃好喝的全藏在柜子里,等何其兴放假回家给他吃,还把家里老母鸡下的蛋留给冲刺高考的何其兴补身体,何其兴成绩拔尖,何春元经常乐呵呵向村里人炫耀:“我孙子今年考上大学光宗耀祖!”(图为何春元拿着孙子的衣服坐在家门口,想念孙子何其兴)

  1565313679893696906.jpg

  在过去的10多年里,尽管家中一贫如洗,但何其兴学习却非常努力,从来不补课的他成绩经常在班里是第一,也许正是贫穷的家境,才让他这么励志懂事。然而,不幸却突然降临到这个家庭,2018年4月3日,距高考还剩不到两个月,何其兴突然感到头昏脑涨,四肢无力,几经周折被确诊为急性髓性白血病,听到医生的诊断,何其兴的父母当时都吓懵了,“那么乖的一个孩子,怎么突然就倒下了?”

  1565313679876501684.jpg

  何其兴不得已放弃了高考,去年4月9日在上海的医院开始漫长又痛苦的化疗,5个月,三次化疗,何其兴心里想早日康复,早日回到学校,为此,他忍住病痛的折磨,看着伤心流泪的父母,何其兴总会抱着他们安慰道“我会好好配合治疗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妈妈陈吉容看着日渐消瘦、却反过来劝慰自己的儿子,也只能偷偷抹眼泪,她倍感自责,除了伺候儿子护理治疗、一日三餐,其他的,她什么也做不了。(图为妈妈给何其兴擦背)

  1565313679975660130.jpg

  去年9月,何其兴转到了河北医院做骨髓移植,需要筹集50万,爸爸何良洪四处筹钱、借债、报销,好不容易给儿子顺利做了移植,然而在出仓前,何其兴就开始出现严重的膀胱炎,出仓后,膀胱炎、皮排、肠排接踵而至,靠吃十多种抗排异药控制,每月至少2万,芦可替尼一盒8000元,一盒60粒,每天吃两粒,一月要吃一盒。“算下来,就这1粒药就要130多元,真的承受不住。”妈妈陈吉容坐在出租房里看着药费单,眼角急的直飙泪。

  1565313680020060834.jpg

米丧藤的生长周期为2年,并且贴着悬崖生长,因此格外稀少。然而,这并不代表米丧藤很值钱。虽然有药用功效,但米丧藤知名度低,且只在本地人中使用,所以每斤收购价只有2块钱。即便是这样,没有其他收入来源的何春元也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来挣钱。

  1565313679868617029.jpg

  每天沿着陡峭的悬崖,费力的寻找米丧藤的痕迹,然后用力拽下,从早晨8点到下午5点,何春元连中午饭都顾不上回家吃,每日采个十斤左右,背回家后切断、晒干,便等着每周赶集时拿去镇上卖。一周能卖70元左右,半个月也就能卖150元,这点钱顶多能给孙子买1粒芦可替尼。由于挣钱太少,所以何春元每次都是攒够300元,才给孙子一并打过去。然而,何春元万万想不到,他辛苦采了一个月的米丧藤,只够孙子吃2粒药。他尽力了。

  1565313679877077672.jpg

  离家近的山上的米丧藤没了,何春元就会徒步去到很远的地方去找,何春元出过车祸,身体一直不好,徒步上山两个膝盖疼的不行,但他只能忍着。截至目前,何春元已经陆陆续续分批打给医院3000元了。看爷爷这样辛苦,何其兴的父母都不愿意把孩子真实的治疗情况和花费情况告诉他,怕他心理承受不住。何其兴知道爷爷这么拼命给自己挣钱看病,他无数次在给爷爷的电话里忍不住哽咽,爷爷总是会告诫他男子汉要坚强。

  1565313679993527931.jpg

  如今,何其兴抗击白血病一年半了,化疗、移植、排异,已经花掉140多万,几乎都是借的债、贷的款,压的他们全家人喘不过气,而后期每月昂贵的抗排异药、以及各种类型的全面检查,至少花费3万多块钱,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庭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走下去。医生说,只要何其兴扛过了排异这道坎儿,重生的希望就在眼前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